愿自己像棵树
【编辑】刘青春    【来源】  【日期】2019年09月02日 22:13  【点击】[]

          刘 刘 屹 屹 摄 摄(编辑系传媒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 (编辑系传媒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2016 2016级学生) 级学生)

今早起来花都开了,它们约好一夜间开满贵州师大。

这是今早我洗脸时,从窗口不经意看到的,然而我不都知道名字,为此我竟有些羞愧起来。为了欣赏这难得的美景,我兴奋地跑出去,从二栋宿舍往二号足球场走去。与路上人来人往的吵闹不同,花儿们的热闹需要用心才能听得到。这样想着我在一棵树前站了下来,视线从一行树到一棵树,从一棵树到一朵花,最后我看到了花儿里面活跃涌动的血液在腾腾地冒气。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样子,就听到“啊!”的一声,原来是我站在这里挡住了别人的路。因为没人和我一般观赏着美景,我失落地回了寝室。

夜幕降临,想起了今天还没看完的花,就下楼去了。走在另一条路上,在路的一头停下了脚步,不知道该不该走下去,这条路没有灯,只有从远处照射来的隐隐约约的光亮。花儿还小,黑夜里只有光影里显现树的轮廓。

今早看到花的时候,人群喧闹;今晚看到花的时候,夜阑人静。花,到底是不是为人而开呢,如果是,为何今早匆匆的人群没有人驻足;如果不是,木棉又为何要掷地有声。

也许花开与否,花落与否,最在意的是树吧。树等待一季又一季的花开,将新的当成旧的,将陌生的当成熟悉的,循环再循环,他们用心地爱护着自己树上的花儿,即便花儿没有在乎,可是树在乎,他们将最远离污泥的树梢给了花儿栖息生长。直到花厌倦了树之后,自顾自离去。

抬头看着树顶,不知道矗立了多久,脖颈很酸,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了。我抬起脚,转身,往稍黑的地方走去。我希翼,在这短暂的生命里,自己像一棵树,而不是花。


【责任编辑】校园学问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