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

- 编辑:www.64222.com -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

原标题:【名族民间文化】马龙人的乡音土话

马龙生活网·马龙人民自家的生活门户平台

乡音土话

——杨朝兴

多年来,本乡本土的马龙人一直都流传着自己的祖籍是 “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坎”这样的说法,部分“老马龙”还能够从家谱、族谱、神主和祖坟的碑刻墓志上找到相关的文字记载,但是,要仔细问询其中的缘由,得到的回答往往只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也是听我老人说的”。数百年来,这种说法一直延续着,成为我们心中一个解不开的“迷”。通过查阅资料,其实,何止是马龙人,只要说云南的汉族人来自哪里,许多人都会说自己的祖籍是“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坎”。

据史料记载,1381年(洪武十四年),朱元璋为消灭元朝军队,完成统一大业,命令傅友德、蓝玉、沐英率30万大军从南京柳树湾出发,进军云南。明军从东、北两路向云南发起进攻,一路由沐英率领兵士5万兵士从四川南下,攻占乌撒以占据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另一路主力由傅友德率领从湖广西进,经贵州进攻普定、普安,然后合军进攻曲靖,扼住云南的咽喉。元梁王遣将达里麻率10万大军在今天曲靖的白石江迎战明军,但因众寡悬殊,元军大败,不久,明军就攻占了云南。平定云南后,朱元璋非常赏识沐英,又念其功劳巨大,便派沐英留在云南镇守疆土。为了巩固疆域,促进云南的发展,洪武十五年前后,沐英再次回到了南京,在南京广招工匠随自己远赴云南屯田垦荒、兴修水利。在沐英所带的军队及工匠中,有部分官兵带着家属随往,有些官兵则与云南当地人通婚,从此开荒垦地、生儿育女、世居云南。

近年来,经过专家考证,柳树湾具体位置在明朝南京当年太医院的上游,东城兵马司的下方,即今天南京市明故宫跨越的东南角的蓝旗街、御道街靠近秦淮河一带,今属雨花台的石门坎乡。如今这里已经是繁华的闹市区了,但是还保留有“石门坎”这个小地名,我们一直流传的“高石坎”,可能是历史的变迁。

图片 1

延续

乡音不改,时光如梭,岁月匆匆走过了630年,要证明马龙、南京本是一家人,仅凭一些坊间流传的老故事和只言片语的文字好像已经没有多少说服力了。今天还有什么能够展现这段历史的呢?

630年的风雨沧桑,故乡的声音还在不经意间地保留着,通过网络聊天和与南京人闲聊,我们会发现,现代南京话和现代马龙话确实很相似,这更加让我们不再怀疑我们的祖籍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坎”这段历史的真实性了。

南京方言和马龙方言有许多相似之处。

马龙人和南京人都把“勺”不读作“shao”而读作“shuo”;

“碗”不读作“wan”而读作“wuer”,

“哥哥”不读作“ge ge”而读作“guo guo”,

“核”不读作“he”而读作“hu”,

“去”不读“qu”而读作“ke”,

“硬”不读“ying”而读作“en”,

“喝”不读“he”而读作“huo”,

“饿”不读“e”而读作“wo”,

“课”不读“ke”而读作“kuo”;

马龙人和南京人“对面”不说“对面”而说“那边”,

“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看不见”都喜欢说“黑漆漆”,

“不好相处”说成“夹生”,“很吓人”都说成“嘿人啦瓜的”;

马龙人和南京人都把“夹菜”说成“搛菜”,

把“膝盖”说成“磕膝头”,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把“想死”说成“作死”,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把“软弱无能”说成 “怂(song)”,

把“讲话啰嗦”说成“喳吧”,

把“傲气”说成“拿翘”,

把“水开了要漫出来了”说成“水扑(pu)了”;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把“扫把”说成为“条帚”,

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把“厕所”说成“茅寺 “si”,

把“蚌壳”说成“蚌歪”;

马龙人和南京人都说“哎哟”表示“惊讶”,

说“多大事啊”表示“小事情”……

物是人非,岁月如歌。匆匆走过了630年,除了不变的乡音,还有没有其他东西能够证明老马龙祖籍“南京应天府柳树湾高石坎”的真实性呢?在今天的马龙,以营、铺、屯、哨、旗、堡、关、田等为名的村庄(地名)依然很多。打开马龙地图,我们便能很轻松地找到马龙广大农村许多以营、铺、屯、哨、旗、堡、关、田等为名的村庄(地名),让我们依稀看到了630年前明代独特军事制度的痕迹。

营:上营、中营、下营、大营、小营、唐家营、杨外营、保家营……

铺:昌隆铺、白塔铺、……

屯(音ten):张安屯、晏官屯、大屯、中屯、小屯、新屯、越州屯、孟家屯、上小屯、下小屯、上南屯、下南屯、叶家屯、吴大屯……

哨:大海哨、黑尼哨……

旗:上亩旗、四旗田……

堡(音pu):高堡、高山堡……

关:关东桥、关西桥……

田:如新田、杨官田、吴官田、马金田、让田、张家田、黄家田、烂泥田、松官田、盛家田、柳小田、苍浦田、梁家田……

查阅史料可以了解到,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元梁王败死,云南平,为稳定边疆,慑抚“诸夷”,出于政治和军事的需要,明王朝决定在云贵置官设卫,屯兵守之。这时,征南将军傅友德向朱元璋上奏建议“……但当以今之要害,量宜设卫以守……督布政司覆实云南、临安、楚雄、曲靖、普安、普定、乌撒等卫及沾益、盘江等千户所,见储粮数一十八万二千有奇,以给军食,恐有不足,宜以……土官供输、盐商中纳、戍兵屯田之入以给之。”(《洪武实录》卷143),朱元璋允奏。明王朝建立伊始,便在全国推行卫所(军屯)制度,从此,卫所、军屯、民屯、商屯、谪屯制度在边疆和内地兴起。

那个时候的明王朝的卫所(军屯)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兵营,也不是战时组织,卫所(军屯)军士,世居一地,且耕且守,战时由朝廷临时调兵遣将,兵将分离,兵不识将,将不识兵。除守土戍边外,军户主要负责屯田。当时,内地军士二分守城、八分屯种,边疆军士则三分守城、七分屯种,以营、铺、屯、哨、旗、堡、关、田等为名,前面冠上姓命名的村落便遍布坝田沃土、水源充沛、交通便利、自然条件良好的地带。

图片 2

习俗依旧

今天的马龙人,不但保留着南京语音腔调的痕迹,还保留着祖先留下的许多建筑、生活传统、服饰习惯、饮食口味等。要是你有兴趣,不妨去佬一番探究。

▍责任编辑:刘少飞

▍内容来源:马龙文化馆

▍综合编辑:马龙生活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历史风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假如说青海的乌孜Buick族人来自何地